您现在的位置: 主页 > www.kj55288.com > 正文

www.kj55288.com

  • 人民网——海峡两岸——大陆传真

    时间:2019-09-17

  •   “日头将会沉落西,水面染五彩……”悠扬婉曲的歌谣叙说的正是美丽动人的淡水风情。

      淡水,位于台湾西北隅的淡水河口,是早期大陆移民进入台北盆地的登陆地点,又是贸易进出口的转运站。因其独特的地理位置,历史上淡水成为兵家必争之地。自17世纪初西班牙人入据后,荷兰人相继而来,随后淡水历经明郑、清廷、日据等时代。

      数百年来,淡水接纳一波波汹涌澎湃的历史风潮,演绎一出出撼人心魄的历史事件。这些富有传奇色彩的故事,直到今天,依然保留着弥足珍贵的痕迹。这些“痕迹”是历史的碎片,散落在淡水的老街古巷、山野平畴,等待着我们去探寻,去解读,去体悟……

      步出古色古香的淡水捷运站,正是烈阳当空的正午。股股热浪裹挟着水气,迎面扑来。

      渡船码头,是淡水的旧河港。300多年前,大陆移民来到淡水,就是从这一带的码头上岸。

      “淡水曾是北台湾最重要的商港和文化交流重镇,而搭起这座沟通桥梁的正是渡船码头。”陪同记者采访的宋先生说。

      由渡船码头走进旁边的巷子,来到淡水老街——中正路上的福佑宫。这是一座淡水最老的庙宇。

      “福佑宫正对面的市场,原来是空阔的庙前广场,紧邻淡水河岸,也就是当年的码头。船只靠岸,移民登陆,货物装卸,都在码头进行。应该说,这里是淡水古镇发祥所在。”宋先生在沪尾文史工作室工作,谈起淡水历史的点点滴滴如数家珍。

      福佑宫创建于雍正年间,嘉庆元年(1796)重建,庙内供奉妈祖,是早期淡水先民的信仰中心。

      庙前廊柱上,“嘉庆元年建”刻字清晰可辨。进得庙宇,中庭四周有一根根石柱环绕,柱上刻有对联及捐赠者的籍贯和姓名。从“晋水”、“武邑”、“惠邑”、“银同”、“清溪”、“兴郡”等字样,可以明白200年前的移民,就是分别从这些地方来到台湾,共同努力打拚出一片新天地。

      人们说淡水河是北台湾的母亲河。我们想, 公安部副部长杜航伟表示,白姐图库993998co,这条母亲河不仅仅是地理和自然的,也是历史和文化的。

      穿过绿藤密布的南门进入城堡,宠物狗有多少品种?,偌大的堡内,花木扶疏,浓荫蔽天。主堡的外墙高耸直立,朱红的墙体十分抢眼。

      城堡前,陈列着几尊清朝的古炮。沉默的炮口指向悠悠流逝的淡水河。古炮是英国人用来作装饰的,背后却含藏了深切的悲哀和无奈。

      红毛城前身为圣多明哥城,由西班牙人所建。后荷兰人赶走西班牙人占据城堡。当时本地人称荷兰人为“红毛”,红毛城因而得名。

      红毛城是座方形城堡,兼具军事防御、领事办公之用。城堡自17世纪兴建以来,数度易主,先后历经西班牙、荷兰、明郑、清朝、日本和英国的管辖。直至1980年,在台湾民众的强烈要求下,台湾当局才收回管理。

      堡内各室除介绍古堡的形制结构外,还有台湾历史文物的展览。在一间展室里,记者看到一件很特殊的文物复制品,是1661年荷兰殖民者向郑成功投降时签订的条约。文件镶在一个鎏金的框盒里,形如蝌蚪的文字龙飞凤舞。谁会想到,繁复如画般美丽文字背后的和平,是靠一场场血战搏杀争取而来的。

      出红毛城继续西行不远,是一古炮台的遗址——沪尾(淡水古名)炮台,为清朝首任台湾巡抚刘铭传所建。斑驳的墙垣,满布铁锈的栏杆,见证了台湾百年沧桑。炮台门额,刘铭传亲题“北门锁钥”四字,劲拔有力。

      宋先生说,当年(1884),中法战争沪尾一役,清军大胜。这对当时连遭挫败的清廷实在是一次了不起的胜利,也是台湾历史中光荣的一页。战争中,淡水炮台均遭摧毁。战后,刘铭传整顿台湾海防,在基隆淡水等地重新修筑新式炮台。

      记者登上炮台口,古炮早已不见踪影,唯有萋萋荒草,仿佛诉说着当年沪尾军民,英勇血战,保卫台湾的故事。

      淡水西滨,沙仑海滩。习习海风中,滔滔白浪上,有鸥鸟浅翔。无法想象,这样一片祥和、美丽的海滩竟是当年的古战场。

      1884年中法沪尾之役,法军选择了沙仑为其登陆的据点。巧合的是,1885年,台湾建省,两年后,刘铭传主持敷设了第一条连接海峡两岸的海底电缆,可能的登陆地点也是在沙仑。

      宋先生说:“这条敷设在淡水河口和闽江口川石岛间的电缆,大大加强了海峡两岸的相互联系,也强化了清王朝对台湾的管理。二次世界大战后因久未使用,电缆的存在已被人们淡忘。近年一些热心人士开始关注并寻找这条电缆。”

      顺着宋先生的指点,公路当中残存的一片荒草里,竟有一方矮矮的坟茔安卧其间。墓体虽小,衡中教师赴京参加健美操培训班并顺利结,墓碑柱石俱在。因岁月的剥蚀,碑上文字漶漫几不可辨。宋先生说此墓主人姓陈,重建于同治年间。至此记者终于明白此墓何以能免遭推土机的碾压摧覆了。

      伫立墓前,遥看墓的后方,远处正是淡水河南岸的观音山,而墓的前方就是台湾海峡。墓室背山面海,墓的主人当是早年渡海来台的大陆移民,埋骨他乡后,念念不忘的还是海峡对岸的家山!

      墓前两根一米左右高的石柱上,有幅五言对联,上联缺字,下联是:江海永朝宗。

     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,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